「你又來了!」中午,我站在學校大門口當交通導護,幫助一年級新朋友放學。
卓新勇的母親,悄手悄腳提著一個便當在校門口。被我一喊,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。「老師!...」

「哎呀!我不是告訴妳了嗎?學校不喜歡家長們替孩子送便當。如果每個媽媽都像妳這樣,學校大門就擠滿人潮,那樣,我們怎麼放學呢?」

 

「我知道!我知道!」哼!知道了還送,簡直是明知故犯。「妳讓他自己帶便當嘛!」「我知道!我知道!」這些話,不曉得說了幾次。

每次一到中午,送便當的家長和放學的一年級小朋友,常常相撞在一起,造成相當的困擾。卓新勇是一位沈默寡言,乖巧內向的孩子。有次上課,他竟然打起瞌睡,我很訝異,把他叫起來。「怎麼了?」他一臉迷惘站起來,不回答。

第二天上課,也是這樣,我實在已經受不了,狠狠地把他叫過來。「你到底怎麼了?」我已經累得半死,口氣已經控制不住。突然,他垂頭淌下淚水。我暗自一驚。「說呀!到底為什麼上課要打瞌睡呢?」「我媽媽住院了!昨天一直在醫院陪她。」我一聽愣住了,頓時,心中的怒氣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無限慚愧。

 

「她怎麼了?」他難過搖搖頭。「不知道!」晚上,我打電話到他家。接電話的是他父親。「她為什麼住院呢?」「是肺癌!」我一聽,心都涼到腳底。腦子浮現身體贏弱的卓新勇。如果,不幸那天來臨,他將如何繼續往後漫長的歲月呢?想到這兒,不禁鼻酸。

吃飯時,妻子在餵兒子吃飯,我不禁想起,以前卓新勇的母親偷偷摸摸替他送便當。第二天下班後,我騎著機車到醫院探望他母親。幾個禮拜沒見,卓新勇的母親瘦得不成人形,蒼白的臉,光禿的頭,簡直不敢相信就是她。她看到我,顯得很驚訝,努力想站起來,但是,一咳嗽,整個人歪了一邊。「不要站起來!不要站起來!」「老師!謝﹍謝謝你!」她吃力的喊著,眼眶消出淚水。在醫院的走廊,卓新勇的父親對我說:「只剩下兩個月了!嗚!我﹍真的不得要怎麼辦?」她老淚縱橫。

 

回到學校,報告校長。「他爸爸已經六十多歲了,現在母親又將離開人間,是不是我們可以發動全校募款。不管多少,都可以幫助他。」校長爽快答應。經過幾天募款活動,我們總算募到五萬二千一百二十元。把錢送到醫院時,卓新勇的母親已經陷入昏迷中。「我們準備今天送他回家!」卓新勇的父親,臉形憔悴得發白。我一聽,心頭抽搐一陣。「老師!能不能請幫個忙?」「請說!我若能夠做到的,我一定答應。」「他前幾天,一直拉著卓新勇的手,喊著:媽媽不能再替你送便當了!我想,請老師再讓他送一次便當,只有送便當時,他才真正感受到一位母親的榮耀。」

聽到這兒,我百感交集地點點頭。中午,一輛救護車呼拉拉開到學校大門口。
卓親勇的父親和一名醫護人員,推著擔架上的人。我淚水盈眶,站在旁邊,扮當交通導護老師。「到了!到了!」卓新勇的父親買了一個便當,躺在擔架上的卓新勇的母親,伸出瘦細蒼白的手,提著便當,在旁邊人員推送下,慢慢靠近大門口的鐵門。在鐵門的另一邊,卓新勇則伸出右手,接過母親的便當。「媽!」卓新勇嚎啕大哭。這時,我清楚見到她母親瘦削的臉頰,抽搐了一下,彷彿想說些話,但是,又說不出來。「媽!我不要!我不要妳走!」卓新勇呼天搶地叫著。我的淚水,再也控制不住,嘩嘩而落。我暗恨自己,以前是多麼殘忍!

卓新勇的母親出殯後。一天,卓新勇的父親來到我辦公室,遞給我一包牛皮紙。
「老師!這是你和學生們幫助我的錢,我認為還有更多的學生,需要這筆錢,所以,還給你們。謝謝你熱心幫忙。」說完,錢一放,就掉頭離去。這筆錢彷彿生熱似,直燙著我心坎。

我天天找卓新勇聊天話家常。深怕他經不起喪母的打擊。「老師!你放心!我很好!你不要一直替我擔心!」卓新勇對我說。「我很早就知道,我母親就快要死了,我也不是不想聽你話,叫媽媽不要送便當。因為,一天當中,只有中午,我才能吃到我媽媽煮的飯。」我心頭一凜,「為什麼呢?」「她很忙,家裡通常都是爸爸在煮飯。只有中午,她才有空煮飯。是她一直要送便當的。」說完,卓新勇淌出淚珠。

 

摘自網路郵件

 

 

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南北房屋小如的家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南北房屋小如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